導航
更多

您當前所在位置: 首頁 ->新聞動態 ->詳細內容

详细内容

精神分裂癥復發的先兆癥狀和預防措施

陳女士今年42歲,有個幸福的三口之家。她是個熱心腸,平時愛幫助別人,和街坊鄰里相處得很融洽。但是5年前的一次投資失敗讓她忽然出現了很多奇怪的表現:家人發現她睡不著覺、常會自言自語,說周圍的人都在議論自己、講自己的壞話,甚至還認為有人要謀害自己。于是家人將她送到醫院,診斷為精神分裂癥。所幸在親人的照顧下,陳女士經過半年的藥物治療后病情明顯好轉了起來,又逐漸變回原來那個熱心和藹的家庭主婦,鄰居們也放下心來并為她的康復感到高興。

既然病好了,陳女士覺得這藥就可以不吃了吧。于是,她也顧不上去問醫生,就自己把藥停了,安安心心地照常生活。可就在兩周前,陳女士一家正計劃趁著春暖花開、萬物復蘇,在清明節假期出門旅行一次,她卻忽然改變態度,百般阻撓出行,對周圍人說話十分敏感,好像有一個針對她和家人的陰謀,周圍人都是陰謀中人。晚上睡眠也很差,脾氣變得陰晴不定,晝夜與家人吵鬧不休。

顯然,陳女士的病又復發了!她的家人趕忙又把她送到精神衛生中心治療。陳女士的先生感嘆到:“我還以為她已經完全好了,她不肯再吃藥也就沒怎么在意,可沒想到這春暖花開的時候卻又復發了。真應了那句老話:菜花開,癡子忙。唉,要是能早點預防和發現就好了……”

春季是精神分裂癥和雙相障礙的高發季節,春季的天氣時晴時陰、乍暖還寒,患有精神疾病的人由于腦神經調節功能差,對于氣候變化反應更加敏感,若再遇到不良的刺激,不能得到有效排解、疏導,很容易影響病情穩定、導致疾病復發。因此,我們在享受和煦春光的同時也要注意預防精神疾病的復發。

 

精神分裂癥復發的先兆癥狀

當您或您的家人出現以下癥狀,有可能是精神分裂癥的早期癥狀,應引起重視。

睡眠障礙

如原來睡眠較好,而漸出現入睡困難、時睡時醒、易醒、早醒及多夢等。

原來睡眠較好,而漸出現入睡困難、時睡時醒、易醒、早醒及多夢等。

自主神經功能障礙

感到頭痛、頭暈、乏力、心慌、反應遲鈍、食欲不佳及消瘦等。

情緒障礙

原來情緒相對穩定,而現在情緒發生改變:如性格開朗者變得沉默寡言;內向的人反而多話、愛交際或易激動、易怒等。

 片段幻覺、妄想再現

原有的幻覺妄想重新出現。

異常言行的出現

日夜顛倒、進食不規律、生活疏懶、胡言亂語等。

出現上述情況,有時不一定都是復發先兆,作為家屬或患者要了解其可能造成的原因,并及時尋找醫生作進一步檢查和處理。可以避免疾病復發,或者使復發時間縮短、復發程度減輕。

精神分裂癥復發的預防事項
作為患者

預防精神疾病春季復發的根本措施是堅持服藥,無論病人自我感覺多么良好,都不能擅自停藥或減藥,尤其是春季時節,必要時還應在專家指導下將藥物適當加量。同時應做到飲食和起居規律,避免勞累和娛樂過度。不宜吃人參、鹿茸等太補的食物,尤其是不能抽煙喝酒。如果病情較為穩定,最好參加一些簡單的勞動或者社交活動。

作為家屬

盡量避免春季精神病人獨居生活,多關心體貼病人,給病人創造寬松、愉快的生活環境,消除復發的心理誘因,家屬也應了解一定的精神疾病相關知識。要學會觀察精神病人復發的一些表現和特征,最常見的是原有疾病癥狀的重現,如生活習慣的改變、幻覺、猜疑、易發脾氣、情緒低落、逃避他人、不注意儀表、言語雜亂、動作增多等等。疑有以上精神異常跡象者,應及時到醫院復診。

在家庭中對于有過精神分裂癥病史的患者,家屬可采用的日常注意預防措施如下:

督促病人按照醫囑服藥

堅持服藥是預防精神病復發、維持病情穩定的關鍵性措施,因此,要特別注意對病人服藥的督促,確保其按時、按量服藥,嚴防病人藏藥、棄藥。

合理安排作息

要保證病人有充足的睡眠,避免過勞,并且注意把病人的日常活動安排得豐富、充實一些,對穩定病情和康復具有積極的意義。

及時調整藥量

為了控制病情,防止復發,對有復發傾向(尤其既往在春季易復發者)的患者,可在醫生指導下,春季酌情增加服藥劑量,略高于平時的維持劑量,同時,還應及時處理藥物引起的不良反應,以保證維持用藥,鞏固療效,穩定病情。

密切觀察病情變化

注意觀察患者有無病情加劇或復發的預兆,如上面所列的情況,如發現有明顯病情變化,應及時陪其就醫,請醫生幫助設法控制病情。

 

作為大眾       

    精神疾病患者需要社會的關愛和適度關注。在此也呼吁廣大居民如在小區內發現有病情復發患者或疑似行為異常者出現自言自語,對空叫罵甚至傷人、毀物等異常行為時,首先,要理解和同情這些病人,他們在發病期是不能控制自己的思想和行為的,并且自身正經受著疾病的折磨;其次,要注意保護自身和他人的安全。并及時與所在地的社區精神衛生防治工作團隊(社區醫生、居委干部、民警等)或區精神衛生專業機構聯系,他們會及時與病人家屬或專業機構聯系使患者能得到及時有效的治療和控制。

 

 

精神分裂癥簡介

    癥狀,類型,病因,早期癥狀

    精神分裂癥是一種富有挑戰性的疾病,它使患者分不清虛幻和現實,思維不清,情緒失控,猜疑他人,功能失常。但是這并不意味著得了精神分裂癥就沒有希望。精神分裂癥是能夠被成功控制的。第一步是識別癥狀和體征,第二步是及早尋求幫助。在正確的治療和有效的支持下,精神分裂癥的患者也可以過上幸福、滿意的生活。

    什么是精神分裂癥?

    精神分裂癥是大腦功能的障礙,它影響一個人的行為、思想和對世界的看法。患精神分裂癥的人往往對現實的看法改變,他們可以聽到或看到不存在的東西,說話方式奇怪或言語混亂,相信他人試圖傷害自己,或者認為自己不斷的被監視著。這使得精神分裂癥患者很難進行日常活動,也許會脫離正常世界,整日生活在混亂和恐懼當中。

雖然精神分裂癥是一種慢性疾病,但是也可以提供有效的幫助。給精神分裂癥患者提供支持,藥物和治療,他們也可以獨立充實的生活。

    關于精神分裂癥的常見誤解

誤區:精神分裂癥是指“人格分裂”或多重人格障礙。

事實:多重人格障礙跟精神分裂癥是不同的且比精神分裂癥少見。患有精神分裂癥的人沒有人格分裂。相反,他們是與現實“分裂”。

誤區:精神分裂癥是一種罕見疾病。

事實:精神分裂癥并不罕見,普遍認為精神分裂癥的終生發病的危險是1/100。

誤區:患有精神分裂癥的人是危險的。

事實:雖然精神分裂癥的妄想和幻覺癥狀有時會導致暴力行為的發生,但是大多數患者對他人沒有暴力或其他危險。

誤區:患有精神分裂癥的人無藥可救。

事實:雖然需要長期的治療,但是精神分裂癥的前景還是有希望的。如果治療得當,許多患有精神分裂癥的人都能夠享受他們的家庭和社區生活。

精神分裂癥的早期預警癥狀

    在有些人身上,精神分裂癥是突然出現的,沒有預兆。但對大多數來說,它是緩慢出現的,在第一次嚴重的發作之前有一些微妙的警告信號和逐步衰退的特征。據報道許多精神分裂癥的朋友和家人很早就發現他們所愛的人出了問題,但是他們不知道該怎么做。

在早期階段,精神分裂癥患者往往顯得古怪,動機缺乏,情感平淡,不與人交流。他們隔離自己,開始忽視自己的外表,說些奇怪的東西,并對生活表現出一種普遍的冷漠態度。他們可能會放棄自己的愛好和活動,他們在工作或學校的表現會逐步惡化。

 

精神分裂癥最常見的早期預警癥狀包括:

社會退縮

敵意和懷疑

個人衛生變差

面無表情的凝視

無法哭泣或表達喜悅

不適當的笑或哭

抑郁

睡眠過多或失眠

奇怪或不合理的陳述

健忘;無法集中精力

對批評反應極端

用詞或說話的方式奇怪

 

雖然許多疾病都可以產生這些預警癥狀-不僅僅是精神分裂癥-但是他們是值得關注的問題。當這些超出正常的行為正給你或你所愛的人帶來麻煩,請尋求醫生的幫助。如果是由精神分裂癥或其他的精神問題引起的,治療會有所幫助。

 

精神分裂癥的癥狀和體征

丹尼爾的故事

丹尼爾21歲。6個月前,他在大學里面和在當地的一個電子商店的倉庫做兼職時都表現很好。但是后來他開始改變,變得越來越偏執,行為的方式也很奇怪。首先,他認為他的教授要“對付他”,因為他們不懂得欣賞他在課堂上混亂的偏離主題的夸夸其談。之后,他告訴他的室友們其他的學生都“處在一場陰謀當中”。不久之后,他就輟學了。

從那以后,事情變得更糟。丹尼爾不再洗澡,刮胡子,洗衣服。在工作中,他認為他的老板通過在商店的電視機里植入監視器竊聽器監視他。之后他聽到聲音告訴他找到竊聽器關掉它。當他聽從聲音的指示,砸壞了幾臺電視機,大聲尖叫說他再也不能忍受“非法的間諜活動”時,事情到達了緊要關頭。被嚇壞的老板打電話給警察,丹尼爾住院了。

精神分裂癥有五類特征性癥狀:妄想、幻覺、言語凌亂、行為紊亂,以及所謂的“陰性”癥狀。不過不同的精神分裂癥患者的的癥狀和體征無論是在類型還是嚴重程度上都有很大的不同。并不是每一個有精神分裂癥患者都具有所有的癥狀,精神分裂癥患者的癥狀也可能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改變。

妄想

妄想是一種堅定的信念,盡管有清晰和明顯的證據證明它不是真的。妄想在精神分裂癥患者中非常普遍,發生率超過90%。這些妄想經常包括不合邏輯的或奇怪的想法或想象。常見的精神分裂癥的妄想包括:

  被害妄想-堅信他人,經常沒有明確的對象,要對付他/她。被害妄想經常包括奇怪的想法和情節(例如:火星人想要通過在我家的自來水中投放放射性微粒來毒害我)。

  關系妄想-普通的一件事被患者認為具有特殊的和私人的意義。例如,精神分裂癥的患者認為廣告牌或者電視上的人正在給他們發送具有特殊意義的信息。

  夸大妄想-堅信某個人是著名的或重要的人物,例如耶穌或拿破侖。或者,夸大妄想也可能是堅信某個人具有他人沒有的特殊能力(例如:會飛)。

  被控制妄想-堅信某人的思想或行為被外界的力量控制。一般的被控制妄想包括思維被廣播(“我自己的想法被廣播給了其他人”),思維被插入(有人把不是我的思想植入了我的大腦中),思維被奪取(中央情報局剝奪了我的思想)。

幻覺

幻覺是指實際上并不存在聲音或其他知覺,但患者像親身經歷一樣。五種感覺器官都可以出現幻覺,但是精神分裂癥患者最常見的是幻聽(例如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或其他聲音)。幻視相對來說也比較常見。有研究表明,當人們誤認為他們內心的自我對話來自外部世界時幻聽就發生了。

精神分裂癥的幻覺對于體驗他們的人來說通常是有意義的。聲音經常是認識的人的聲音。最常見的聲音是批評性的、粗俗的或罵人的聲音。當患者獨自一人時,幻覺也往往更糟糕。

 

言語紊亂

思維不連貫是精神分裂癥的特征性癥狀。從表面來說,可以通過一個人說話的方式來觀察到。患有精神分裂癥的人往往難以集中注意力保持思維連貫。他們回答問題時往往給出不相關的答案,開始說話時是一個主題,結束時完全是另一個主題,說話語無倫次,或者說不合邏輯的事。

 

精神分裂癥的常見的言語紊亂的癥狀包括:

思維松散:從一個主題快速轉移到另一個主題,一個想法跟下一個想法之間沒有任何聯系。

語詞新作–編造一些只對病人自己有意義的詞語或句子。

持續言語–重復的詞語和句子;一遍又一遍地說同樣的事情。

音聯–無意義地使用押韻詞 

行為紊亂

精神分裂癥破壞目標導向的活動,導致患者照顧自己、工作和與他人互動的能力受損。紊亂的行為表現為:

整體日常功能下降

不可預期的或不適當的情緒反應

奇怪和沒有目的的行為

缺乏抑制和沖動控制的能力

 

陰性癥狀(正常行為缺失)

所謂的精神分裂癥的陰性癥狀是指精神分裂癥患者缺乏健康人群所擁有的正常行為,常見的精神分裂癥的陰性癥狀包括:

缺乏情感表達-面部表情缺乏,包括聲音單調,缺少眼神交流,面無表情或面部表情受限。

興趣缺乏-動機出現問題,自我照顧的能力缺乏。

對世界缺乏興趣-對周圍環境不關心,與社會隔離。

說話困難或不正常-不能進行有效的交談,回答問題簡單或應答與問題不相關,說話單調。

精神分裂癥的病因

精神分裂癥的病因還不是完全清楚,似乎是由基因和環境相互作用的結果。

精神分裂癥的遺傳因素

精神分裂癥有很強的遺傳性。一級親屬(父母或兄弟姐妹)患精神分裂癥的人有10%的機會患此病,一般人群中患此病的概率只有1%。

但是精神分裂癥只是受遺傳因素的影響,并不是由遺傳因素決定的。在患精神分裂癥的人當中,大約有60%的人沒有家人患此病。此外,有精神分裂癥遺傳傾向的人并不一定發病,這也證明了生物學因素并不是決定性因素。

精神分裂癥的環境因素

雙生子和寄養子研究提示遺傳基因使一個人容易患精神分裂癥,然后環境因素作用于這個易發因素使這個疾病產生。

至于所涉及的環境因素,不論是在妊娠期間還是在之后的階段,越來越多的研究都指向應激。高水平的應激被認為是通過增加體內皮質醇激素的產生觸發精神分裂癥。

研究指出了幾種能夠引起應激的環境因素可能跟精神分裂癥有關,包括:

產前病毒感染

出生時缺氧(產程過長或早產導致)

嬰兒期病毒感染

早期失去父母或與父母分離

童年期遭受身體或性虐待

 

大腦結構異常

除了腦內化學物質異常,大腦的結構異常也對精神分裂癥的產生起了重要作用。在有些精神分裂癥患者中可以看到腦室擴大,表明腦組織體積受損。也有證據表明額葉活躍性降低,大腦的這部分區域負責計劃、推理和做決定。

也有一些研究表明顳葉、海馬和杏仁核跟精神分裂癥的陽性癥狀有關。盡管存在大腦異常的證據,但是也不可能說精神分裂癥是大腦某一個區域的某一種異常造成的。

 

精神分裂癥的診斷

精神分裂癥的診斷是基于全面的精神檢查、病史、體格檢查和實驗室檢查基礎上。

精神檢查-醫生或精神科醫生會問一系列關于你或你的家人的癥狀、精神病史和家族史的問題。

疾病史和體格檢查-醫生會問你自己和你家族的健康狀況。他/她也會進行完整的體格檢查排除有沒有可以引起該病或跟該病有關的醫學問題。

實驗室檢查-雖然沒有哪項實驗室檢查能夠診斷精神分裂癥,但是簡單的血液和尿液檢查可以排除其他能夠引起相似癥狀的軀體疾病。醫生也可以進行腦影像學檢查,例如MRI或CT,尋找跟精神分裂癥有關的腦功能異常。

精神分裂癥的診斷標準

在至少30天內存在以下2種或2種以上的癥狀:

1.      幻覺

2.      妄想

3.      言語散亂

4.      紊亂行為或緊張性行為

5.      陰性癥狀(情感平淡,淡漠,言語減少)

顯著的功能損害-在工作或學習,與他人交往,自我照顧方面。

至少連續6個月的精神分裂癥的癥狀,如果是陽性癥狀(幻覺、妄想等)至少持續1個月。

排除其他精神障礙、軀體疾病或物質濫用所致精神障礙。

 

精神分裂癥的鑒別診斷

在醫生診斷精神分裂癥之前必須排除以下軀體和精神疾病:

其他精神障礙-精神分裂癥是一種精神障礙,這意味著它與現實嚴重脫節。但也有其他精神障礙能引起相似的精神病性癥狀,包括分裂情感性障礙,分裂樣精神障礙,短暫性精神障礙。由于精神障礙之間很難鑒別,所以可能需要六個月或更長的時間得出正確的診斷。

物質濫用一些藥物可以引起精神癥狀,包括酒精,PCP,海洛因,可卡因和安非他明。一些非處方藥和處方藥也可以引發精神癥狀。毒品篩查可以排除藥物引起的精神病。如果涉及到物質濫用,醫生將確定藥物是否是引起癥狀的原因或僅僅只是一個加重因素。

軀體疾病-精神分裂癥樣的癥狀也可以由神經系統疾病引起(如癲癇、腦腫瘤、腦炎),內分泌和代謝紊亂、自身免疫疾病也跟中樞神經系統有關。

心境障礙-精神分裂癥經常有心境改變,包括躁狂和抑郁。雖然這些情緒的變化不像雙相障礙或抑郁癥一樣嚴重,但是它們會給診斷帶來困難。精神分裂癥跟雙相障礙特別難鑒別,精神分裂癥的陽性癥狀(妄想、幻覺和思維不連貫)跟雙相障礙的躁狂發作非常像,精神分裂癥的陰性癥狀(淡漠,與社會隔離,沒有活力)跟抑郁發作相似。

創傷后應激障礙(PTSD)-創傷后應激障礙是一種焦慮障礙,它在暴露于創傷性事件后產生,創傷事件如軍事戰爭,意外事故或暴力襲擊。患有創傷后應激障礙的人的癥狀類似于精神分裂癥。創傷后應激障礙閃回時出現的圖像、聲音和氣味可以和精神病的幻覺類似。創傷后應激障礙的情感麻木和回避癥狀可以看起來像精神分裂癥的陰性癥狀。

 

精神分裂癥的影響

如果精神分裂癥的癥狀和體征被忽視或治療不合適,不管對精神分裂癥患者本人還是對患者周圍的人影響都是巨大的。精神分裂癥可能帶來的影響包括:

關系產生問題。關系受影響是因為精神分裂癥患者經常隔離自己。精神分裂癥的偏執癥狀也可以使患者猜疑朋友和家人。

正常的日常活動受損。精神分裂癥對日常功能造成嚴重損害,因為社交困難、日常的任務也難以完成。精神分裂癥患者的妄想、幻覺、思維不連貫通常會阻礙他們進行正常的事情,例如洗澡、吃飯或辦事。

酒精和藥物濫用。精神分裂癥患者經常出現酒精和藥物問題,他們經常用酒精和藥物來自我治療或緩解癥狀。另外,他們可能有很重的煙癮,像吸煙這種情況會影響治療該病的處方藥的效果。

自殺風險增加。精神分裂癥的患者企圖自殺的風險很高。任何有關自殺的言語、威脅或動作都應該認真對待。精神分裂癥患者尤其可能在精神癥狀發作期間、抑郁期間和治療開始前6個月自殺。

 

精神分裂癥治療

精神分裂癥西醫治療:

(一)治療

精神分裂癥的治療中,抗精神病藥物起著重要作用。支持性心理治療,改善病人的社會生活環境以及為提高病人社會適應能力的康復措施,亦十分重要。一般在急性階段,以藥物治療為主。慢性階段,心理社會康復措施對預防復發和提高病人社會適應能力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1.抗精神病藥物治療

抗精神病藥物,又稱神經阻滯劑,能有效地控制精神分裂癥的精神癥狀,40多年來廣泛應用于臨床,明顯提高了精神癥狀的緩解率和精神病患者的出院率。有作者統計近100項(AF Lehman,1998)雙盲對照,發現抗精神病藥物能對50%~80%左右精神分裂癥陽性癥狀有明顯療效,而對照安慰劑僅5%~45%左右。

最常用的抗精神病藥物,最早在20世紀50年代發現的有以氯丙嗪為代表的吩噻嗪類(Phenothiazine)藥物;繼之出現以氟哌啶醇為代表的丁酰苯類(Butyrophenone),以及以氯普噻噸(泰爾登)為代表的硫雜蒽類(Thioxanthene)藥物。按臨床作用特點,可分為低效價和高效價兩類。前者以氯丙嗪為代表,以鎮靜作用強、抗興奮和抗幻覺妄想作用明顯、錐體外系副作用較輕、但對心血管和肝功能影響較明顯為特點,治療劑量較大。第二類以氟哌啶醇、三氟拉嗪為代表。此類藥物的抗幻覺、妄想作用較突出,錐體外系副作用較嚴重,無鎮靜、抗興奮作用,對內臟功能的副作用較輕。此外又發現苯甲酰胺類(Benzamide)的舒必利(sulpiride)亦是有效的抗精神病藥物。

非典型抗精神病藥物氯氮平有明顯鎮靜和抗精神病癥狀的作用,而錐體外系副作用甚輕。其主要副作用是可出現粒細胞減少甚至缺乏的副作用。一度在國際上停止使用,但以后發現氯氮平對難治性精神分裂癥的療效優于前幾類抗精神病藥物而又開始在臨床應用。但需要長期監測白細胞總數及分類,尤其在治療早期。此外,氯氮平的發現引起了神經生化和精神藥理學界對5-HT拮抗作用在治療效果以及神經阻滯劑耐受性方面的關注(Fleischnacker WW,1999)。

為減輕上述抗精神病藥物的副作用,出現了第二代抗精神病藥物,如既作用于DA受體,又作用于5-HT受體的利培酮(Risperidone)以及與氯氮平化學結構類似,但沒有白細胞缺乏副作用的藥物奧氮平(Olanzapine),以及其他如佐替平(Zotepine)和奎硫平(Quetiapine)等。

藥物的選擇,應考慮到臨床癥狀特點以及病人的軀體狀況特點。

(1)急性期系統藥物治療:首次發病或緩解后復發的病人,抗精神病藥物治療力求系統和充分,以求得到較深的臨床緩解。一般療程為8~10周。常用抗精神病藥物的劑量如下:

①氯丙嗪:治療劑量一般為300~400mg/d。60歲以上老年人的治療劑量,一般為成人的1/2或1/3。

②奮乃靜:除鎮靜作用不如氯丙嗪外,其他同氯丙嗪。對心血管系統、肝臟和造血系統的副作用較氯丙嗪輕。適用于老年、軀體情況較差的患者。成人治療量40~60mg/d。

③三氟拉嗪:藥物不僅無鎮靜作用,相反有興奮、激活作用。有明顯抗幻覺妄想作用。對行為退縮、情感淡漠等癥狀有一定療效。適用于精神分裂癥偏執型和慢性精神分裂癥。成人劑量20~30mg/d。

④氟哌啶醇:是丁酰苯類藥物。本藥能較迅速地控制精神運動性興奮,有抗幻覺妄想作用,對慢性癥狀亦有一定療效。錐體外系副作用較明顯。成人治療劑量12~20mg/d。

⑤氟哌噻噸(三氟噻噸,復康素):本藥對陰性癥狀效果較好。劑量10~20mg/d。日量在20mg以上時,易出現錐體外系副作用。對造血系統、肝、腎無毒性作用。起效較快,2周內見效。

⑥珠氯噻噸(氯噻噸,高抗素):本藥對妄想、幻覺以及興奮、沖動等行為障礙效果較好。每片10mg,治療劑量40~80mg/d。起效較快,1周可出現療效。

⑦氯氮平:因其有明顯抗精神病作用,而錐體外系副作用甚輕,而開始應用于臨床。其主要缺點是可出現粒細胞減少甚至缺乏的副作用,出現率約1%左右。需要定期檢測,治療開始2個月需每周1次,3個月后需每2周1次。一旦出現粒細胞減少,應立即停藥。國內外雙盲研究資料顯示,氯氮平對急性精神分裂癥癥狀療效與氯丙嗪等相等同,但對難治性精神分裂癥療效優于氯丙嗪(Meltzer HY,1995)。國外對難治性精神分裂癥6周雙盲、多中心協作資料(Kane,1988),發現氯氮平600mg/d的療效優于氯丙嗪1200mg/d,前者20%有效,后者為4%。常用治療劑量300~400mg/d。

⑧舒必利(Sulpiride):臨床總療效與氯丙嗪相接近,對控制幻覺、妄想、思維邏輯障礙有效外,對改善病人情緒、與周圍人接觸亦有治療作用。治療平均劑量600~800mg/d。

20世紀90年代以來,出現了第二代新型抗精神病藥物。這類藥物的藥理作用不僅限于D2受體,同時作用于5-HT2受體及其他受體。其特點是錐體外系副作用等明顯低于第一代。

⑨利培酮(維思通):是5-HT2/D2受體平衡拮抗劑。其主要優點是錐體外系副作用較輕,除對妄想等陽性癥狀有效外,亦能改善陰性癥狀。國內多中心研究發現,利培酮治療精神分裂癥對陽性癥狀及陰性癥狀均有效,患者對該藥的耐受性及依從性也較好(顧牛范,1998)。成人治療劑量為3~4mg/d,個別可達6mg/d。

⑩奧氮平(奧蘭扎平):作用于D4、D3、D2受體及5-HT2、α2受體。較氯氮平的優點是無粒細胞缺乏的嚴重副作用,無錐體外系副作用。國內臨床研究發現,奧氮平對陽性、陰性癥狀以及一般精神病態均有良好療效,錐體外系不良反應少(舒良,1999)。成人治療劑量為5~20mg/d。

⑪長效針劑:適用于有明顯精神癥狀而拒絕服藥或有藏藥企圖的病人,以及處于鞏固療效、預防復發維持治療階段的病人。

治療劑量:屬于吩噻嗪類藥物的有癸氟奮乃靜(氟奮乃靜癸酸酯)12.5~25~50mg,每2~3周肌內注射一次;棕櫚酸哌泊塞嗪(哌泊噻嗪棕櫚酸酯),50~100mg,每3~4周肌注1次;屬于丁酰苯類的有癸氟哌啶醇(安度利可長效針劑)50~100mg肌注,每2~4周1次;五氟利多30~40mg口服,每周1次。少數病人可用至每周120mg。

此外,硫雜蒽類的長效針劑: 癸氟哌噻噸(三氟噻噸癸酸酯,氟哌噻噸癸酸酯)每2周肌注20~40mg,對改善慢性癥狀有效,且療效較快。癸酸珠氯噻醇 (癸酸氯哌噻噸),每2周肌注200mg,對改善陽性和陰性癥狀均有效。

維持治療:癸氟奮乃靜(氟癸酯)12.5~25mg,每4~6周肌注一次;棕櫚酸哌泊塞嗪(哌泊噻嗪棕櫚酸酯)50~100mg,每4~8周肌注1次;或癸氟哌啶醇50~100mg,每月肌注1次;或口服五氟利多10~20mg,每周1次。

藥物的劑量因人而異。一般從小劑量開始,逐漸加量,速度因個體對藥物的耐受情況和對藥物的敏感性而異。一般于10天至2周內加至治療劑量,一般在治療量4~6周內可控制急性精神分裂癥癥狀。

對有明顯自傷、傷人、興奮躁動病人,宜迅速控制興奮,防止病人發生意外。人工冬眠常溫治療(氯丙嗪和異丙嗪各50mg肌注, 2次/d)或快速氟哌啶醇肌注治療(3~4次/d,每次5~10mg),與口服常規給藥相比,有療效短、顯效快、安全的優點。約50%病人在兩周內明顯改善精神癥狀。氯丙嗪可引起低血壓副作用,老年血壓高者慎用。

(2)繼續治療和維持治療:

①繼續治療:在急性期精神癥狀業已得到控制后,宜繼續用抗精神病藥物治療劑量持續1個月左右,以期使病情獲得進一步緩解。然后逐漸減量進行維持治療。

②維持治療:旨在減少復發或癥狀波動而再住院。現有的雙盲研究資料表明藥物維持治療對預防本病的復發十分重要。Kane總結了21篇1970~1986年發表的雙盲和安慰劑對照的有關研究,證明采用抗精神病藥物的維持治療對減少復發或再住院十分有價值。最近有一大宗臨床觀察,在急性癥狀控制后的第1年,如服用抗精神病藥物,復發率20%~25%,服安慰劑者為55%。另有作者(Hegarty等)報道維持治療3年觀察,發現抗精神病藥物維持治療組在預防復發上較安慰劑組高2~3倍。長效制劑的療效和口服制劑無差異。間斷治療一出現癥狀就加藥的效果,不如連續藥物治療。

維持治療的時間一般在癥狀緩解后不少于2年。如病人系復發,維持治療的時間要求更長一些。這一階段的抗精神病藥物逐漸減量,以減至最小劑量而能維持良好的恢復狀態為標準。一般在3~6個月后逐漸減至治療量的1/2,如病情穩定,可繼續減量,減至治療量的1/4或1/5。如病人為第2次發作,藥物維持的時間更長一些。即使用較低劑量維持,定期復查,隨時調整劑量,可避免復發。

(3)劑量、療效和副作用:抗精神病藥物治療中注意藥物副作用。對兒童、老年人和軀體疾病及腦損害者治療劑量要偏低。

當前傾向抗精神病藥物劑量不宜偏大。國內抗精神病藥物臨床療效、劑量與血藥濃度測定研究(舒良等)發現高劑量氟哌啶醇0.4mg/(kg·d)和低劑量0.15mg/(kg·d)臨床療效相同,但前者副作用大于后者。最近國外PET的研究資料表明抗精神病藥物的低劑量(如氟哌啶醇5mg)基底神經節D2受體80%被阻滯。

這種低劑量已能在大部分病人身上產生抗精神病的作用。劑量加大可能增加鎮靜作用,但這同時副作用相應增加,特別是錐體外系副作用及其有關處理較費事的遲發性多動癥。故國外有作者建議為進一步控制興奮,可合并短期苯二氮卓類等藥物控制興奮。

從上表可以看出,200mg氯丙嗪,300mg硫利達嗪(甲硫達嗪),4mg氟哌啶醇,800mg舒必利可使基底神經節DA受體的75%~80%受體阻滯。

(4)合并治療:原則上應盡可能使用一種抗精神病藥物。有必要時,可將低效價和高效價神經阻滯劑合并使用,但宜以一種為主。抑郁癥狀在精神分裂癥病人可見,可能來自疾病本身,或是心理反應。有報道奧氮平(Olanzapine)能減輕抑郁癥癥狀。比較奧氮平(Olanzapine)(5~20mg/d)和氟哌啶醇(5~20mg/d)對精神分裂癥癥狀和抑郁現象的療效,發現前者對抑郁癥狀的療效明顯高于后者,除部分系由于陽性、陰性癥狀的改善,錐體外系反應消失外,部分是由于對情緒改善的直接作用(Tollefson GD,1998)。當抑郁癥狀嚴重時,可合并抗抑郁藥物治療。

中藥銀杏葉提取物Ginkgo-biloba制劑(商品名舒血寧,每片40mg,含Ginkgo-biloba 9.6mg),系抗氧化劑,對腦功能有改善記憶、延緩衰老的作用。北京醫科大學經臨床多中心對照研究驗證,發現合并原有抗精神病藥物,治療6~8周后能改善慢性精神分裂癥癥狀。劑量銀杏葉提取物80~120mg,3次/d,療程8~12周(羅和春,1997)。其作用機制有待研究。

長期使用大劑量神經阻滯劑,易出現遲發性運動障礙,目前尚缺乏有效治療方法,應盡量避免其發生。故應:①盡可能用最低有效劑量,保持最佳效應;②避免用超大劑量;③盡可能少用抗膽堿能藥物;④早期識別主要副作用,及時調整藥物種類或劑量;⑤北京醫科大學精神衛生研究所的雙盲研究臨床驗證口服異丙嗪(非那根)25~50mg,3次/d,或肌注異丙嗪50mg,2次/d,數周可明顯減輕遲發性運動障礙癥狀(楊旭東,1999;楊甫德,1998)。抗錐體外系副作用的藥物,如苯海索,宜在副作用出現后才合并使用。

精神分裂癥中醫治療:

對于精神分裂癥的中醫療法:

1、氣滯血瘀型

精神分裂癥中醫診斷標準:

①舌質紫或瘀暗;

②少苔,舌下脈曲張瘀血;

③脈澀或弦。

中草藥選新制柴胡湯。中成藥選血府逐瘀口服液。單方驗方選地龍。其他療法有電針、拔罐、按摩、推拿、藥浴、激光等。本型與偏執型大致相符。

2、痰火內擾型

精神分裂癥中醫診斷標準:

①舌質紅或絳;

②舌苔黃厚或黃膩;

③脈滑數有力。

精神分裂癥中醫治療:中草藥選解郁化痰湯。中成藥選礞石滾痰丸。單方驗方選瓜蒂。其他療法有電針、過梁針、挑治、刮痧等。

取穴方一:頭兩側(相當于太陽穴)、肘彎處(相當于曲澤穴)。

方法:用點刺放血法。用三棱針在上述部位各點刺1針(點刺出血),約流出紫黑血100毫升。隔15日左右再刺1次。

主治:精神分裂癥。一般因驚嚇所致,證見到處亂跑、嚎叫、啼哭或傻笑、唱歌等。

效果:屢用效佳。一般1-2次即可痊愈。

附記:引自《江西中醫藥》(2)1984。

取穴方二:分2組。一為人中、內關、太沖、十宣;二為風府、大椎、陶道、豐隆。

方法:1組穴用捏緊放血法。用三棱針在所選穴位點刺放血,體壯、證重者出血宜多。體弱、證輕者宜少。2組穴用刺血加拔罐法,先用三棱針點刺放血,針后拔火罐,以吸拔出血各5-10毫升為主。隔日1次,10次為1療程。

主治:精神分裂癥(狂證)。

效果:多年使用,效果甚佳。一般1-2次即可見效,連治2-3療程即愈。

取穴方三:分4組。即背正中線(督脈)各旁開1.4厘米處(雙側)相當于2、3胸椎間和3、4胸椎間為第1組;4、5胸椎間和5、6胸椎間為第2組;6、7胸椎間和7、8胸椎間為第3組;8、9胸椎間和9、10胸椎間為第4組。

方法:用割治加拔罐。按第1-4組順序,每次取1組。按先下后上,先左后右進行割拔。消毒后,用手術刀橫割穴位1.5厘米長,深達真皮下(約0.2-0.3厘米)。割后立即在刀口處連續用閃火法拔罐2次,每次6-8分鐘。第1次拔出血液約10-30毫升為宜,第2次少量出血或不出血。去罐后將云南白藥撤在刀口上,敷料封蓋。每隔2周1次,割完4組為1療程,中病即止,不必全割拔。

主治:精神病(精神分裂癥)。

效果:治療精神病162例,痊愈127例(占78%),顯效24例(占15%),進步5例(占30%),無效6例。總有效率為96%。

附記:引自《河南中醫》(6)1984。禁忌:

①對出血性素質,嚴重心臟病、高熱、局部水腫、急性感染及孕婦等均禁用此法。

②此法不適用于腦疝、腦炎、腦外傷、中毒和豬囊蟲病等引起的患者。

取穴方四:曲澤、陽交、太沖、足三里。

方法:用點刺放血法。用三棱針在所選穴位或穴位附近血絡點刺放血,首次宜多(約總出血量15-30毫升),以后遞減。體壯宜多,體弱宜少。每日或隔日1次。

主治:精神分裂癥(狂證)。

效果:多年使用,療效較為滿意。

附記:待病情控制后,可改為每周1次,直至痊愈。若同時配合藥物外治,效果尤佳。方用礞石滾痰丸15克,大黃、赤芍各30克,三棱、莪術各60克,其研細末。每取藥末15-30克,以蜂蜜適量調和成膏狀,敷于臍孔中,外以紗覆蓋,膠布固定。每日換藥1次。本方適用于周期性精神病。

1、紫河車1個,洗凈后煮湯服用。適用于久病體虛、神志恍惚者。

2、豬肝1只,洗凈,腔內放入金戒指1枚,用線縫好,加水適量,煮沸出湯,重新加水燉爛,取出戒指,喝湯吃肚,分次服食。適用于躁狂不安、惱怒多言者。

3、黑木耳30克,用水浸泡發開,加豆腐300克,核桃7個(去皮),用水燉熟,連湯服食。適用于形瘦面紅、五心煩熱、大便干結者。

4、石菖蒲10克,豬心1個,切開洗凈,加水適量,放燉盅內隔水燉熟,加精鹽調味,飲湯食豬心。適用于情感淡漠、目瞪如愚、傻笑自語者。

以上食物都非常適合患者對病癥的日常調理,精神分裂癥食療法只能起到輔助作用,不可完全代替藥物治療。此外需要提醒的是,無論是食療方還是藥物治療都要因人而異,需要向醫生了解詳細。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791-88201333
0791-88203000
- 在線客服001
安定醫院微信公眾號
技术支持: 江西八度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