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航
更多

您當前所在位置: 首頁 ->新聞動態 ->詳細內容

详细内容

中醫對“神”的認識

                                 朱漢宋

                      前  言

  傳統上大家對精神病的認識是由于精神障礙引起的表現為“瘋癲”類癥狀的病,近年來對失眠、焦慮等病癥(神經癥)也被列為精神病學范疇,統稱為“精神醫學”。

  目前對精神障礙類疾病的治療,行業內絕大多數是用西藥(抗精神病藥)治療。其近期療效較好,但遠期治愈率低,且藥物副作用大,對胃腸道、內分泌、椎體外系、肝腎功能、骨髓造血等均有較大副作用。用藥后病人的精神癥狀得到了改善,但相當一部份病人表現出了不同的副作用癥狀,諸如厭食、嘔吐、腹脹、便秘,尚見肥胖、閉經、流涎、肢體顫抖、頭昏、心悸(貧血);甚者見黃疸(藥物性肝炎)、尿毒癥(腎功能衰竭)、重度貧血、重度感染(骨髓抑制)、木僵(椎體外系反應)等。當病人出現藥物副反應,特別是重度副反應時,這使醫生處于兩難境地,停用抗精神病藥則病人精神障礙癥狀得不到有效地控制,不停用則病人的副反應癥狀得不到減輕或消除,就是用其它藥品替代但同樣也有不同的藥物副作用存在。

  那么有什么辦法可以既能提高病人的遠期治愈率,又能降低抗精神病藥物的副作用呢?歷經幾千年的漢醫學既中醫醫學在此方面其實是有著充分認識的,也積累了豐富的臨床經驗,歷代中醫名家都留下了治療精神障礙類疾病的寶貴經驗與豐富的臨床醫案。

  現分《中醫對“神”的認識》、《 精神障礙疾病的中醫辨證施治》、《精神障礙疾病中醫名醫醫案》三個篇章來探討中醫對精神障礙類疾病的認識。本文為《中醫對“神”的認識》章節。

  精神障礙類疾病主要是由于病人“精神”出了問題,也就是中醫所說的“神”出了問題,既亦病人的思維、智力、情感等出了問題,從而臨床上表現出一系列的精神不正常的癥狀。這種情況中醫認為是“心神”出了問題,那么中醫的“神”指的是什么?

一、“神”的概念

  中醫認為精、氣、神是構成人體生命活動的三寶。精是構成人體、維持人體生命活動的物質基礎;氣既是運行于體內微小難見的物質,又是人體各臟腑器官活動的能力;神既是精神、意志、知覺、運動等一切生命活動的最高統帥,又是人體各種生命活動的外在表現。三者相互依存,維護著人體正常的生命活動。

中醫就“神”而言,有廣義與狹義之分。廣義是指人體一切生命活動的主宰,既亦人體各種生理活動的協調運行,心理活動的正常有序都有賴于神的主宰及調控。狹義的神是指人的精神、意識、思維等心理活動。《素問.靈蘭秘典論》“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肝者,將軍之官,謀慮出焉。膽者,正中之官,決斷出焉。膻中者,臣使之官,喜樂出焉。脾胃者,倉廩之官,五味出焉。大腸者,傳導之官,變化出焉。小腸者,受盛之官,化物出焉。腎者,作強之官,伎巧出焉。三焦者,決瀆之官,水道出焉。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氣化則能出焉。凡此十二官者,不得相失也。故主明則下安,以此養生則壽,歿世不殆,以為天下則大昌。主不明則十二官危,使道閉塞而不通,形乃大傷,以此養生則殃,以為天下者,其宗大危,戒之戒之這說明心主“神”及“神”的重要性。心神主宰了人體的一切生命活動,主宰著五臟六腑生理活動的協調關系。

二、神的生成

  《靈樞·本神》:生之來,謂之精,兩精相搏謂之神。《靈樞·天年》又說:血氣已和,榮衛已通,五臟已成。神氣舍心,魂魄畢具,乃成為人。隨著個體的發生、發育、成長、消亡而發生、發展和消亡。由先天之精氣所化生,當胚胎形成之際,生命之神也就產生了。出生之后,在人體發育過程中,還必須依賴于后天水谷精氣的充養。也就是說,人體是由父母之精相結合,通過母親十月懷胎,人體組織結構不斷長成并健全,生長成為健康正常的人,“神”也就生成了。這是與生俱有的神,又叫“元神”。《素問·藏象論》五味入口,藏于腸胃,味有所藏,以養五氣,氣和而生,津液相成,神乃自生。”這說明“神”生成后又有賴后天水谷精微的不斷充養,以保證“神”的健康成長,從而能更好的主宰生命。才能協調人體的各項生理活動的正常進行;才能保證人的精力旺盛;才能思維靈敏,記憶力強,行為正常。

三、神的功能  

1、神的調節與主宰功能

  對人體生命活動具有重要的調節作用,主要表現為調節精氣、血、津液的代謝,調節臟腑的生理功能,以及主宰人體的生命活動。

內經云:“五臟所藏,心藏神,肝藏魂,肺藏魄,脾藏意,腎藏志”,“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凡此十二官者,不得相失也。故主明則下安﹍﹍主不明則十二官危”,“得神者昌,失神者亡”。說明人的精神活動及人的基礎生命活動,與人的臟腑都是息息相關的,但各種精神活動及生命活動都是由“神”來主宰與調節的。

2、人的感知、記憶、思維、判斷、處理等過程由神主管

  《靈樞.本神論》“所以任物者謂之心,心有所憶謂之意,意有所存謂之志,因志而存變謂之思,因思而遠慕謂之慮,因慮而處物謂之智”。以上說明人對客觀事物的信息首先通過感知覺(任物)反應于心,心對所接受的信息加以注意(憶),形成初步認識(意),將這一表象認識加以保存(存)并不斷地累計而成為鞏固的記憶(志),在記憶的基礎上對已有的認識通分析比較,把這一抽象概括(存變)的思維上升為理性認識,并由近及遠地進行推理判斷(慮),把握到客觀規律,采取相應的措施處理(處物),這就稱為智。以上的過程五臟分功合作(五臟功能的太過與不及均會影響神的生理功能,導致疾病的發生),各有側重,在心神的統攝與協調下共同完成。

3、神與五臟及腦與五臟的關系

(1)神與五臟的關系

《素問.宣明五氣篇》“五臟所藏,心藏神,肝藏魂,肺藏魄,脾藏意,腎藏志”

心藏神

  心主血脈 主神志。心主神志即主神明,亦稱心藏神。心主神志,廣而言之是指人體生命活動的外在表現,諸如人的面色、言語、應答、肢體活動姿態等,即通常所謂的“神氣”;狹義而言之是指人的精神、意識、思維活動,包括記憶、靈性、推理、判斷、綜合、分析、比較、等。心主神志,是指心具有主持人的精神、意識及思維活動的作用,屬于狹義之神的范疇《類經臟象類》意志思慮之類皆神也”,“神無為德,如光明爽郞之類皆是也”,“是以心正則萬神俱正,心邪則萬神俱邪”。《內經》曰: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心藏神,脈舍神。心者,神明之舍,中虛不過徑寸,而神明居焉。

說明人之神舍于心,人的精神、思維與心的關系最大,心被病邪所擾則見神志不清或精神失常,正所謂神有余則笑不休,神不足則悲。

肝藏魂

  肝主疏泄,主謀慮,調節精神情志,五臟精氣化生的精神情志活動(魂)藏于肝。魂為隨神氣而往來的精神活動,寄居于血,肝藏血,故藏魂。“肝藏血,血舍魂。”張景岳注:“魂之為言,如夢寐恍惚,變幻游行之境皆是也。”肝的藏血功能正常,則魂有所舍;肝血不足,則魂不守舍,出現夢游、夢囈及幻覺(是精神分裂癥的主要癥狀之一)等癥。《靈樞·本神》:“肝,悲哀動中則傷魂,魂傷則狂忘不精,不精則不正。”情志因素亦可傷及肝藏之魂,出現神志失常癥狀。《素問·六節臟象論》:“肝者,罷極之本,魂之居也。“魂”傷還會出現行為異常的表現,亢奮則見登高而歌,棄衣而走的行為,抑郁則會出現郁悶易疲現象。

肺藏魄

  “魄”屬于精神活動的一部份,《類經.臟象論》(卷三)指出:魄之為用,能動能作,痛癢由之而覺也。說明人體一些知覺和動作是“魄”作用的結果。《靈樞·本神》云:“隨神往來者謂之魂,并精而出入者謂之魄”,魂與魄的關系是:一動一靜,魂陽而魄陰,魂氣而魄形。即說明魄是與身俱來且以形體為基礎的;而魂則是建立在神氣活動基礎上的,是逐步發展完善的,是活躍的。既亦與生俱來的、本能性的、較低級的、偏于靜的,被動的為魄,如新生兒啼哭、嘴觸吮吸等非條件反射性動作和四肢運動、耳聽、目視、冷熱痛癢等感知覺及記憶等;后天發展而成的、較高級的、偏于興奮的、主動的為魂,類似于今人所說的思維、想象、評價、決斷和情感、意志等心理活動。即魂以魄的活動為基礎,但其是比魄更高級的精神心理活動。另外就魂隨神往來”,受“志意”支配之特性及臨床、日常生活之“魂不守舍現象而言,魄當被理解為具有“注意”之性質;從古人常以魂魄對舉,魄指一般感覺而言,當被理解為感覺基礎上的知覺,當然此知覺的建立則需記憶、思維、想象、意志、情感等心理活動上的參與。就魂魄與五行五臟的關系而言,《內經》云:“肝臟魂”、“肺臟魄”,“魂屬木,魄屬金。木為春,主動、主生機、興奮;金為秋,主靜、主禁制、肅殺。可以說二者分別代表了魂魄的某些特性,故將之分屬木與金、肝與肺。魂與人之睡眠聯系起來,認為魂安藏則寐,魂不藏則失眠出現多夢、夢游等現象。夢象、夢游是一種特殊的現象,但屬于人所感知的,故若從病理而言當屬感知覺異常,是魂不受意志所支配而產生的現象。

脾藏意與智

  意:一指注意,表現為對一定事物的指向和集中,是進行思維活動的開端,如張介賓《類經·藏象類》所云:“一念之生,心有所向,而未定者,曰意。”二指記憶與意念的產生,如《靈樞·本神》云:“心有所憶謂之意。”三指測度,如《說文解字注》云:“意之訓為測度。”另外,《內經》既言“脾藏意”,又言“脾在志為思”,故有人認為意的另一層意思通“思”,即思考、思慮。也正因為脾主思慮,智慮出焉,所以《難以·四十二難》稱“脾藏意與智”、《素問遺篇·刺法論》稱“脾為諫議之官”。土主孕育、培植,以稼穡為性,脾位中央,以灌四傍,故脾屬土。雖然不是獨立的心理活動過程,但卻是一切心理活動的開端,且伴隨人的各種精神心理活動始終因為有了注意才能清晰地反映周圍世界中的某一特定事物,同時擺脫在當時不具重要性的其余事物的干擾,所以任何心理活動過程總是由于注意指向它所反映的事物才能產生,正如土養萬物一般。記憶,是人思維、想象、意志過程的基礎,猶如土為萬物之母一般。而思考、思慮、測度,則是人思維過程、想象與意志過程的關鍵之處。思維過程就是思考問題、解決問題的過程;想象則要求注意力高度集中于思考對象,屬抽象思維活動的繼續,使人可以認識無法直接感知到的事物的形象;而意志則由采取決定與執行決定兩階段心理活動組成,其中“意之所存”屬前者,而“存變”、“遠慮”、“因慮處物”則屬后者。可見思維、想象、意志過程均以思考、思慮、測度為其重要環節,這一點又正如土居五方之中央、四時之中間、五行次序與方位之中央,如脾為調節人體五臟氣機之樞紐一般,故屬土氣,歸屬于脾。精神病人的思維、意志、記志障礙似與脾藏“意”與“志”之功能失常相關聯。

腎藏精與志

志:為人的思維過程終結進而形成堅定不移的目標,這一目標靠自覺地確立,含有藏伏之性,故具備藏伏、終結之水行特征。腎主冬主藏為春季升發之基礎,志意的確定也是人們具體完成一種事情活動的前提,故曰腎藏志。另外,《素問·靈蘭秘典論》云:“腎者,作強之官,伎巧出焉”,即把伎巧之智也歸屬于腎,而這種認識則與腎主骨生髓、髓藏于腦有關。腎虛之人會出現意志不堅,猶而不決的精神常表現。精神病人的動作與行為障礙似與“腎為作強之官伎巧出焉”之功能相關聯。

(2)腦與五臟的關系

  1)腦的生理功能

   中醫對腦的功能認識,《內經》是將現代醫學大腦的部份功能歸屬于心,在此基礎上,后世中醫對腦的功能有了進一步地認識與提升,近似于現代醫學對大腦功能的認識。

  腦為元神之府:腦是生命的樞機,主宰人體的生命活動。元氣、元精、元神,稱之為“先天之元”。《內經》云:人始生先成精,精成而腦髓生。人在出生之前,形體畢具,形具而神生,既人出生之前隨形具而生之神,為元神。元神藏于腦中,為生命的主宰。“元神,即吾真心中之主宰也”(《樂育堂語錄》)。元神存則有生命,元神敗則人即死。“得神者昌,失神者亡”。《素問·刺禁論》“腦不可傷,若針刺時,刺頭,中腦戶,人腦立死”。《類經·針刺類》“針人腦則真氣泄,故立死”

  主精神意識:人的精神活動,包括思維意識和情志活動等,都是客觀外界事物反映于腦的結果。思維意識是精神活動的高級形式,是“任物”的結果。中醫學一方面強調“所以任物者謂之心”(《靈樞·本神》),心是思維的主要器官;另一方面也認識到“靈性記憶不在心而在腦”(《醫林改錯》)。“腦為元神府,精髓之海,實記憶所憑也”(《類證治裁·卷之三》),這種思維意識活動是在元神功能基礎上,后天獲得的思慮識見活動,屬識神范疇。“識神”,又稱思慮之神,是后天之神:故曰:“腦中為元神,心中為識神。元神者,藏于腦,無思無慮,自然虛靈也。識神者,發于心,有思有慮,靈而不虛也”(《醫學衷中參西錄·人身神明詮》),情志活動是人對外界刺激的一種反應形式,也是一種精神活動,與人的情感、情緒、欲望等心身需求有關。屬欲神范疇。

  主感覺運動:眼耳口鼻舌為五臟外竅,皆位于頭面,與腦相通。人的視、聽、言、動等,皆與腦有密切關系。《醫學原始》云:“五官居于身上,為知覺之具,耳目口鼻聚于首,最顯最高,便于接物。耳目口鼻之所導人,最近于腦,必以腦先受其象而覺之,而寄之,而存之也”。《醫林改錯》云:“兩耳通腦,所聽之聲歸腦;兩目系如線長于腦,所見之物歸腦;鼻通于腦,所聞香臭歸于腦;小兒周歲腦漸生,舌能言一二字”。這就更接近于現代醫學對腦的認識啦。

  《內經》云:“腦散動覺之氣,厥用在筋,第腦距身遠,不及引筋以達四肢,復得頸節膂髓,連腦為一,因遍及焉”。說明散動覺之氣于筋而達百節,為周身連接之要領,而令之運動。腦統領肢體,與肢體運動緊密相關。腦髓充盈,身體輕勁有力。否則,脛酸乏其功能失常,不論虛實,都會表現為聽覺失聰,視物不明,嗅覺不靈,感覺異常,運動失。

  總之,腦具有主精神、意識、感覺、思維、運動等功能。腦功能正常則精神意識的功能正常,則精神飽滿,意識清楚,思維靈敏,記憶力強,語言清晰,情志正常、動作靈敏,運動協調。否則,便出現神的功能異常病證。

  2)腦與五臟的關系

  臟象學說將腦的生理病理統歸于心而分屬于五臟,認為心是君主之官,五臟六腑之大主,神明之所出,精神之所舍,把人的精神意識和思維活動統歸于心,稱之曰“心藏神”。但是又把神分為神、魂、魄、意、志五種不同的表現,分別歸屬于心、肝、肺、脾、腎五臟。神雖分屬于五臟,但與心、肝、腎的關系更為密切,尤以腎為最。因為心主神志,雖然五臟皆藏神,但都是在心的統領下而發揮作用的。肝主疏泄,又主謀慮,調節精神情志:腎藏精,精生髓,髓聚于腦,故腦的生理與腎的關系尤為密切。腎精充盈,髓海得養,腦的發育健全,則精力充沛,耳聰目明,思維敏捷,動作靈巧。若腎精虧少,髓海失養,腦髓不足,可見頭暈、健忘、耳鳴。甚則記憶減退、思維遲鈍等癥。

   腦的功能隸屬于五臟,五臟功能旺盛,精髓充盈,清陽升發,竅系通暢,才能發揮其生理功能。

    心腦相通:《醫學衷中參西錄,癇痙癲狂門》“心腦息息相通,其神明自湛然長醒”。《醫學入門·臟腑》“心有血肉之心與神明之心,血肉之心即心臟。神明之心……主宰萬事萬物,虛靈不昧,實質為腦”。心主神明,腦為元神之腑;心主血,上供于腦,血足則腦髓充盈:故心與腦相通。臨床上腦病可從心論治,或心腦同治。

   腦肺相系:肺主一身之氣,朝百脈,助心行血。肺之功能正常,則氣充血足,髓海有余,故腦與肺有著密切關系。所以,在臨床上腦病可以從肺論治。

  腦脾相關:脾為后天之本,氣血生化之源,主升清。脾胃健旺,熏蒸腐熟五谷,化源充足,五臟安和,·九竅通利,則清陽出上竅而上達于腦。脾胃虛衰則九竅不通,清陽之氣不能上行達腦而腦失所養。所以,從脾胃人手益氣升陽是治療腦病的主要方法之一。李東垣倡“脾胃虛則九竅不通論”,開升發脾胃清陽之氣以治腦病的先河。

  肝腦相維:肝主疏泄,調暢氣機,又主藏血,氣機調暢,氣血和調,則腦清神聰。若疏泄失常,或情志失調,或清竅閉塞,或血溢于腦,即“血之與氣并走于上而為大厥”;若肝失藏血,腦失所主,或神物為兩,或變生他疾。

  腦腎相濟:腦為髓海,精生髓,腎藏精,《醫碥·卷四》“在下為腎,在上為腦,虛則皆虛”,故腎精充盛則腦髓充盈,腎精虧虛則髓海不足而變生諸癥。《醫述》引《醫參》“腦為髓海……髓本精生,下通督脈,命火溫養,則髓益之”,“精不足者,補之以味,皆上行至腦,以為生化之源”。所以,補腎填精益髓為治療腦病的重要方法。

  總之,中醫認為五臟是一整體系統,人的神志活動雖分屬于五臟,但以心為主導:腦雖為元神之府,但腦隸屬于五臟,腦的生理病理與五臟休戚相關。故腦之為病亦從臟腑論治,其關乎于腎又不獨責于腎:對于精神意識思維活動異常的精神情志疾病,決不能簡單地歸結為心藏神的病變,而與其他四臟無關。對于腦的病變,也不能簡單地僅僅責之于腎,而與其他四臟無關。

四、神的病理

  人的神魂魄意志,喜怒憂思悲恐驚(七情)之意識及情緒活動與人的臟腑密切關聯。心藏神、主喜,肝藏魂、主怒,藏魄、主悲,脾藏意、主憂思,腎藏志,主驚恐。

內經云心藏脈,脈舍神,心氣虛則悲,實則笑不休肝藏血,血舍魂,肝氣虛則恐,實則怒脾藏營,營舍意,脾氣虛則四肢不用,五臟不安,實則腹脹經溲不利肺藏氣,氣舍魄,肺氣虛,則鼻塞不利少氣,實則喘喝胸盈仰息腎藏精,精舍志,腎氣虛則厥,實則脹。五臟不安。《內經.舉痛論》又云:“怒則氣上,喜則氣緩,悲則氣消,恐則氣下,驚則氣亂,思則氣結”悲哀憂思則心動,心動則五臟六腑皆搖。

以上說明,神魂魄意志,喜怒憂思悲恐驚與人的五臟生理功能息息相關,特別是影響人的神的活動。七情不得太過與不及,太過與不及均會導致人體的不同病變,導致精神異常。喜、怒、憂、思、悲、恐、驚七種情志活動,是人體對外界環境的生理反應,一般情況下是不會直接致病。但是,倘若情志活動劇烈、過度,超越人體能夠承受的限度,并持久不得平靜,那就必然影響臟腑氣血功能,導致全身氣血紊亂。七情中的“喜”,是心情愉快的表現。俗話說“人逢喜事精神爽”,有高興的事可使人精神煥發。但是高興過度就會傷“心”,會促使心神不安,甚至語無倫次,舉止失常。“怒”,指人一旦遇到不合理的事情,或因事未遂,而出現的氣憤不平、怒氣勃發的現象。中醫講,肝氣宜條達舒暢,肝柔則血和,肝郁則氣逆。當人犯怒時,破壞了正常舒暢的心理環境,肝失條達,肝氣就會橫逆。故當生氣后,人們常感到兩目紅赤,脅痛或兩肋下發悶而不舒服;或不想吃飯、腹痛;甚至出現吐血等危癥。更有甚者出現肝郁化火,擾亂心神的登高而歌,棄衣而走等精神失常行為“憂”,指憂愁而沉郁。表現為憂心忡忡,愁眉苦臉而整日長吁短嘆,垂頭喪氣。《靈樞.本神》說:“愁憂者,氣閉塞而不行”。若過度憂愁,則不僅損傷肺氣,也要波及脾氣而影響食欲。“思”,就是集中精力考慮問題。思慮完全是依靠人的主觀意志來加以支配的。如果思慮過度,精神受到一定影響,思維也就更加紊亂了。諸如失眠多夢、神經衰弱等病,大多與過分思慮有關。中醫認為:過思則傷脾,脾傷則吃飯不香,睡眠不佳,日久則氣結不暢,百病隨之而起。憂思太過也是“抑郁癥”的主要發病原因之一。因此,對待社會上或生活中的某些事情,倘若“百思不得其解”的話,最好就不要去“思”它,去“解”它,因為越“思”越“解”越不順,心中不順則有可能導致“氣結”。“悲”,是由于哀傷、痛苦而產生的一種情態。表現為面色慘淡,神氣不足,偶有所觸及,即淚涌欲哭或悲痛欲絕。中醫認為悲是憂的進一步發展,兩者損害的均是肺臟(指肺氣),故有“過悲則傷肺,肺傷則氣消”之說。這說明悲哀太過是會傷及內臟的。悲傷過度,更是導致精神異常的原因。“恐”,是懼怕的意思,因精神極度緊張而造成的膽怯。“驚”,是突然遇到非常事變,導致精神上的卒然緊張。諸如驟遇險惡,突臨危難,目擊異物,耳聽巨響等,都可發生驚嚇。驚與恐不同,驚是自己不知道而驚嚇;恐是自己知道而恐懼。無故恐懼害怕的人,大都腎氣虛,氣血不足;突受驚嚇而當場目瞪口呆,手足無措的人,大都因心氣逆亂,心血受損,從而導致心無所倚、神無所歸,精神異常。

五、精神異常病的診斷

  中醫診斷疾病是通過望、聞、問、切,以綜合了解病人的病情,從而有效地進行辯證與施治。

  一般情況下,主要是從病人的形體、面色、眼神、言語、表情、舉止、應答、精神狀態、情緒、聲息、飲食、二便 、舌象、脈象等方面了解病情。一是從這些方面了解病人的精神情況(神的變化情況);二是通過這些方面對病人的病情了解病因病機,進行辯證分型,從而確定治療原則,針對性處方用藥。具體見“精神障礙疾病的中醫辨證施治”篇。

  從分類而言中醫對神分為得神、失神、假神、神亂等幾類。

1、得神

  又稱“有神”。其臨床表現為兩目靈活,明亮有神,面色榮潤,表情自然,神志清楚,語言清晰,肌肉不削,活動自如,反映靈敏。提示精氣充盛,體健神旺,為健康表現,或病輕易治,預后良好。

2、失神(無神)

1)精虧神衰而失神

    臨床表現為兩目晦暗,目無光彩,面色晦暗無華,精神萎靡,意識模糊,反應遲鈍,手撒尿遺,骨枯肉脫,形體羸瘦,提示精氣大傷。多見于慢性久病重病之人,預后不良。

2)邪盛神亂而失神:臨床表現為神昏譫語,循衣摸床,撮空理線;或卒倒神昏,兩手握固,牙關緊急。提示邪氣亢盛,熱擾神明,邪陷心包;或肝風夾痰蒙蔽清竅,阻閉經絡。多見于急性病人,亦屬病重。

3、假神

  原本目光晦滯,突然目似有光,但卻浮光外露;本為面色晦暗,一時面似有華,但為兩顴泛紅如妝;本已神昏或精神極度萎靡,突然神識似清,想見親人,言語不休,但精神煩躁不安;原本身體沉重難移,忽思起床活動,但并不能自己轉動;本來毫無食欲,久不能食,突然索食,且食量大增等。

  假神的出現,是因為臟腑精氣極度衰竭,陰不斂陽,虛陽外越,陰陽即將離決所致,常是危重病人臨終前的征兆。

4、神亂

  1)狂躁不安:指病人狂躁妄動,胡言亂語,打人罵詈,不避親疏的癥狀。多屬陽證,常見于狂病等,痰火擾亂心神所致。

  2)淡漠癡呆:指病人表情淡漠,神識癡呆,喃喃自語,哭笑無常。多屬陰證,常見于癲病、癡呆等,痰濁蒙蔽心神,或先天稟賦不足所致。

  3)卒然昏倒:指病人突然昏倒,口吐涎沫,兩目上視,四肢抽搐,醒后如常的癥狀。屬癇病,肝風夾痰上逆,阻閉清竅所致。

病人狂躁妄動,胡言亂語,打人罵詈,不避親疏的癥狀。多屬陽證,常見于狂病等,痰火擾亂心神所致。

  總言之,中醫認為“神”是隨著人的生命體的形成而具有(兩精相博而成),且賴后天水谷不斷地充養。先天之神為元神,腦為元神之腑,舍于心之神為“識神”。神是人體各種生命活動的外在表現;神主宰并協調著人體各項生命活動 ;神是指人的精神、意識、思維等心理活動,人的感知覺、記憶、思維、決斷、情感 、行為等均由神所主宰。神與腦(元神)、心(神)、肝(魂)、脾(意)、肺(魄)、腎(志)息息相關,生理上相互促進,病理上相互影響。喜、怒、憂、思、悲、恐、驚是人體的七種情志表現,心主喜、肝主怒、脾主憂思、肺主悲、腎主驚恐。七情不可太過與不及,太過與不及均會導致相應臟腑發生病變,出現精神異常的變化。人的言、行、舉、止,形、色、音、貌,眼神、舌、脈等是診斷“神”的病理變化的依據,根據這些變化用中醫中藥對精神類疾病進行辯證施治。


客服中心
联系方式
0791-88201333
0791-88203000
- 在線客服001
安定醫院微信公眾號
技术支持: 江西八度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公告